原來忍耐餵養著怨懟

洪詩婷所長 撰文

在諮商室中,常常會聽見伴侶中的一方或是家庭中的某位成員,因著常常抱怨、憤怒與埋怨而成為被伴侶或家人遠離、排近、討厭的對象,他們也常常被認為是破壞和諧、帶來痛苦的加害者。

在諮商室裡聽著他們氣呼呼地、不容打斷地回顧、細數過去,看似生氣卻又帶著滿滿的委屈。在那些故事在表面上數落著伴侶和家人對自己的虧待,但底下卻藏有數不盡的忍耐、付出。有些忍耐與付出甚至不是伴侶或家人的要求,而是他們自發地給予具大的心力或財力。當給予不被理解、肯定或感謝,還被指責、批評為控制,甚至被嫌棄為多持一舉時,能體會為何會有滿滿的委屈、不平與心痛。

聽完他們的故事,我常常問
「已經好長一段時間都感覺自己的付出不被理解、感謝或珍惜,是什麼讓你繼續忍耐委屈與心痛,持續地付出?」

聽到他們的心情,我常常說
「抱怨似乎是能試著為自己爭取能被理解和珍惜的機會,也能讓自己不會因為忍耐的不平而放棄照顧對方,是個兼顧自己也許不再被錯待,又能持續照顧對方的方法」

聽著他們的人生,我常常想
我們的文化裡,對「忍耐」的美化與鼓勵促成許多成就與和諧,例如小不忍則亂大謀、忍是種高尚的品德、忍人所不忍。但在親密關係中,「忍耐」似乎是把雙面刃,維持著關係,卻又消耗著親密。當怨懟在關係中多於和諧時,無法忽視怨懟是由與長期忍耐所餵養的。

若你感覺自己心裡有著強烈的怨懟,我會想問問:「你正在忍耐什麼嗎?」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