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理諮商在做什麼?淺談心理諮商的效果。

倪凡羽心理師 撰文

回顧當心理師三年多,遇見每個人來談的人,決定來做心理諮商的原因都不太一樣,但有幾個共同點是肯定的:感覺生活遇到重複的困擾而有挫折感、或是在問題持續影響下,生活的很累很卡,而且這些困擾或問題,不知道可以找誰說比較好。

有些當事人會說,找人說,雖然當下有感到紓解,但遇到類似的狀況,還是會有同樣的反應,覺得問題沒有解決;有些當事人也很在意,每次都和親朋好友講這些不愉快的事,散發負面能量的自己,擔心會給人不好的感受。

但是有困擾,就一定要使用心理諮商嗎?我的看法是,心理諮商不會是唯一的療癒管道,每個人都有機會在他能力範圍所能及的情況下,獲得啟發、安慰或治療,這個是人的內在潛能和生命力所在。而心理諮商能提供的效果,可參考諮商心理師公會全國聯合會提出的解釋:諮商的核心是增加自我覺察,讓你瞭解自己、瞭解與他人、與社會的互動關係。當能夠看見原有的內在心理與外在行為模式後,你可以決定想要往哪個方向改變,讓生活更加理想。

所以進入諮商的用意是,心理師會協助您認識個人對於困擾事件的情緒感受、觀點或回應方式,因為您對於困擾的所思所想,肯定有專屬於您的背景脈絡存在,但是我們在過生活時,會忽略掉在下決定時,可能是用反射性覺得『應該這麼做才對』的方式做出決斷,而自己對於這些決定,或許也有些屬於自己的感受和觀點,並沒有被自己知覺到。

舉例來說:有位年輕人十分焦慮自己的職涯,他對於初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有所不滿,還未滿一年想離開,雖然身旁的朋友都告訴他,還年輕,可以多找找,沒關係的,但是他總覺得焦慮不安,不確定是該忍耐,還是離開會比較好。而透過討論,他逐漸認識,內在焦慮的聲音源自於在意父親的觀點『誰工作沒有不滿,忍耐過去就是你的,離開就是輸家。』所以當要討論離開還是留下時,這份聲音會影響他,使他認為就此離開的自己,會是沒有競爭力的存在,這等於心裡直接否定離開這個選項,好像只能忍耐,所以才讓他在面對決定時,感到十分焦躁不安。

以這個例子而言,探索對於離職的觀點,有助於這位年輕人理解,他需要對話及安撫的,是認同父親那句『離開就是輸家』的內在聲音,他需要練習和內在聲音溝通:是的,或許離開的確有放棄的意味,但離開,同時也是為了在現在這個年紀,可以用最少的成本,找到另一個可以付出所學,安身立命的機會,而不論我留下來,或是離開,這都可以成為一個選項,我需要的是應對決定的結果,承擔起相對應的責任。

心理諮商中,我所信任的敘事治療觀點提出『凡事沒有絕對的真理』,透過探討你正被什麼樣的論點影響,而你內心裡有沒有另一股聲音正在說話,當這些聲音都能被聽懂了,不論留下來或是離開,在決定中,期待你清楚為何而做出決定,後續要承擔的責任,也比較能依照自己的心意去接受。

近期動畫【葬送的芙莉蓮】裡有一句話令我很觸動:『拼命累積起來的東西,絕對不會背叛自己。』這令我聯想到,我和當事人在諮商室中討論的點滴時光,我非常感激,那些付出了成本,帶著困境來見我的人,我們在約定時間裡,深刻的探討發生什麼事,然後一起從困境中更理解自己和獲得不同的觀點,讓這份困境有著能被轉化的機會,所以困境有機會不只是困境,而是可能成為你應對生命,拼命累積起來的養料。

Scroll to Top